Begin of the Journey

  因为时差的关系,在新加坡登机时,已经将近新西兰时间6月25号清晨五点。累,困,渴——因此对愚蠢之人的忍耐力到达负数。一个个理所当然的将金属物件放在身上,过了安检,警铃响起才从口袋里拿出来。整整十分钟,几乎没有任何人是无警报过关。难道要让我相信所有人都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安置了螺丝钉?

  困,很困。这样熬夜时于已经习惯早起早睡的我来说实在是一种煎熬。

  等飞机时在机场的酒吧旁听到非常轻柔的《卡门》钢琴演奏版,让原本在看小说的我倾耳聆听了半晌。很美,声音之轻仿佛时断时续,然而因为旋律实在太耳熟能详,所以反而更吸引人去仔细听。

  脚因为久坐而水肿,因此连平时穿上正合脚的布鞋也开始磨脚,不穿袜子就生疼。然而穿上袜子又增大了脚的体积,反而更加严重地阻碍了血液循环。这真是让人难以抉择的困难。

5 thoughts on “Begin of the Journey

  1. Fay说道:

    Shafa????? Shafa!!!!!!!
    Unbelievable~~~~>.

  2. Fay说道:

    Why the second half of my comment was not published…-_-;;;

    Good to see you back honey:)

  3. CD说道:

    穿拖鞋呀…

  4. fifi说道:

    不穿鞋撒!
    另外我的QQ被盗了,哭死~~~~

  5. Jo说道:

    能抢到这个沙发的必然是每天都来看我的了。小飞你真好。嘿嘿,叫飞的人都是这么好的……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