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梦之境。

做了一晚上收拾行李忘带东西的梦。其实离回去还有些时日,这次未免焦虑得太早了一些。

地理位置不在NZ,在小时候梦里一直走的那条路上,但认知并未混淆,惶恐中又觉得没关系,可以让Fi给我带回去。

脑子里依然是那幅从小做梦做到大的地图,仿佛身处原始之地,并不觉得有电话可以打给Fi或其他人,与儿时梦里的心境别无二致。

跟一个记不得是谁的人一起疲于奔命地赶车,仿佛是赶车也可能是赶船。途中还要躲避某势力的追杀,一路焦虑地奔走。梦见和洗漱包长得一模一样但膨大了数倍的行李袋,硕大的袋子里只装了一层衣物,并没有箱子,也可能是去放箱子的地方。梦里还焦虑着忘了把车运回去,天知道,我又没有把车开过来,真是够了……

这顽固的童梦之境,并没有随着长大而退去啊。

所幸七点依然准时醒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